第979章(1 / 2)

每次一想到年年,她心里就抽痛的厉害,仿佛血液里藏着针,刺痛留遍全身上下。

她伸手轻轻抚摸着花蕊,那轻柔的动作,仿佛不是在抚摸花瓣,而是在抚摸死去的年年。

……

都说孕妇脾气大,沈知初怀孕这么久却一次火都没发过,白邱璟很会察言观色,用更准确的话来说,他是把目光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她的一举一动上面,只要沈知初神色稍显不对,他就能敏锐感知到。

他能有这份细心和关注力,跟他在孤儿院那段日子离不开关系。

那时候虽然人傻,但作为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他,院长还是很放心他的,除了除草,做饭,各种家务,清理老鼠外,更多的时候他是去照顾那些小孩子。

在孤儿院那种地方,悲欢离合都是常态,被送往孤儿院的孩子最为敏感,为了照顾他们,从那个时候起白邱璟就学会了小心翼翼的对待,察言观色每个小孩子,哄他们笑,给他们擦眼泪。

人间疾苦,在那段时间里他尝够了也看多了,所以现在他才特别珍惜。

……

沈知初怀孕八个月,肚子已经大到了惊人的地步,细小的血管很明显,肚脐都被撑平,沈知初的难受白邱璟看在眼里,他什么都做不了,什么“有我陪着你的”这些话,都是屁话,光在一旁陪着,媳妇儿就不累不疼吗?

白邱璟只能更努力的给沈知初按摩,日常生活细心照顾,舒缓她身上的痛苦。

白母也是各种补品水果往家里寄,白晚晚则是细心挑选孕妇护肤品,至于白父,送来一张娃娃海报让贴在卧室墙上,最好一睁开眼就能看到。

他不知道从哪看到的,说女人怀孕期间盯着漂亮的宝宝看,那么肚子里的宝宝也会长得好看。

白邱璟收到后,嘴里应付着说贴了,实际上扭头就扔到了垃圾桶里。